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内善外则善

一个人的心灵,只要内心是善良的,外表不需要向别人多多的解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我们这一代(转载)  

2012-05-30 21:52:23|  分类: 那么一些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神仙一笑《我们这一代(转载)》

一晃眼,打个喷嚏,我们这一代现在都到了法定结婚的年龄,要是放在古代,孩子恐怕都有俩了。时间过得快啊,不等人啊,小时候常看到来串门的老太太再也没看到了,当年见面喊舅舅喊得我激动异常的外甥女长得都快赶上我了,一批人从这个世界里已经消失了,一批人出现在你面前你认不出来了。

我们这一代一出生的时候,文革已经过去,改革开发已经开放好几年了,坏事没找上我们,好事刚刚开始没多久。五六岁的时候,那时还没有名目繁多的辅导班,甚至很多地方还没有幼儿园,我们在城市在农村自由地结伴游玩,那时爸妈也一般还不够忙,有时间陪你耍,有精力陪你闹。七八岁的时候,我们上学前班,上完一年就开始读小学,不像现在读个幼儿园要读几年不说,还死贵,大部分人一年的工资也就够自己小孩上一年幼儿园,还不如学学郑渊洁,自己接回来自己教,还能保证自家小孩不受虐。

六七岁的时候,邓小平走了,香港回归了,网吧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冒出来了。那个时候我们准时上下学,上课前要唱歌,喊起立。老师点人回答问题,就是不知道答案也把手举得高高的。再大点,我们有空就跑到游戏机室,或观摩,或自己买块牌牌不要命地摇摇杆。windowns98那时已经出来了,我们条件好的也开始摸鼠标,按键盘,紧盯屏幕,不吃不喝。我们那时早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梦想,众多梦想里面,科学家说出去最好听,爸妈听说了这个梦想,吃晚饭会把各种好菜都往你碗里夹。再过几年,听说大陆有个首富叫丁磊,听说他从创业到变成首富只用了6年。

我们发育快的:女生该凸的凸,该凹的凹;男生喉结突然鼓出来了,某天醒来后声音就变了。男生们一般不跟女生玩,可是心里一般都有要与之度终生的了,就算没有,小眼睛也开始滴溜溜转,密切注意身边出现的女孩子。女孩子们都扎着长辫子,穿长裙子,一个个长得水灵灵的,但一不小心就哭得梨花带雨。

我们男的渐渐开始拉帮结派,开始集体观看古惑仔系列电影,开始拜把子,开始谈论哪个女生长得好看。我们回到家放下书包就又聚在一起,商讨帮派大事,探讨中国未来的英雄,然后又集体准时收看动画片。我们经常聚在一起,打打牌,沿着马路边走边唱《天涯》,唱《光辉岁月》,唱《对面的女孩看过来》。我们从父亲那里偷来几根烟,发给同伴一根,夹在耳朵上一根,用火柴点燃一根,点燃了叼在嘴里,结果呛得眼泪直流。我们都是一群不良少年,我们玩超级玛丽,玩魂斗罗,玩拳皇98。我们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你从家里带盐带食用油酱油,我带火柴带锅碗,她带西红柿带鸡蛋带……我们去野炊吧,去看高山,去看大江。我们某些不安分的伙伴,趁着父母在外,偷偷打开录像机,看带颜色的碟片。看完向我们绘声绘色地讲解,我们向这些知道人事了的伙伴表示敬佩,但自己胆子小脸皮薄,想看又不敢看。终于在某个天时地利人和都配合的日子,我们战战兢兢地看完,脸第一次潮红成柿子,腿发抖站都站不稳,心里的鼓第一次喧天地响,只有各自的小弟弟昂着头耀武扬威。

我们个个长得壮硕无比,很快就上初中,就要参加中考了。老师们说,好好学习吧,这个世界将来是你们的!说,好好学习吧,九年义务教育就要到头了,有些人这辈子估计再也读不到书了。

我们这一代在上初中时,很多人的命运从此固定下来了。中考是个坎,考不上就出去打工,几年后结婚生子,然后继续打工。有一些对自己中考无望的,男生就从此更加勤奋地看金庸古龙,女生就从此更卖力地看琼瑶亦舒。

中考终于刷下来一部分人,剩下的那一部分去读高中。去打工或者去念技校的愤愤不平,去念高中的都是喜气洋洋。这时候年幼时建立的帮派早就散了,拜过把子的兄弟姐妹也早就不互相承认了。

没考上高中的那拨人是不幸的,考上的那一拨也是不幸的。真正幸福的是在我们出生不久,趁着改革开放下海的那一拨人,他们是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。他们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,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,但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沉浸在各种荣华富贵中醉生梦死,早就忘记他们身上曾肩担的责任。你们这部分人先走吧,大部队在后面,你们要带着大部队共同奔赴光明啊!他们那些人于是穿着部队发的仅有的钉子鞋,发足狂奔,前面的路顿时烟尘弥漫,大部队看着那些烟尘,欣慰地想,应该是他们在修路方便我们后来者走吧。等烟尘散了,定睛一看,我靠,路全毁了!他们那拨人跑到前面去后,扔掉钉子鞋,换上筋斗云,往前翻筋斗直奔西天去了。西天啊,我们共同的梦想。可是大部队走得越来越慢,有一拨人已经见到如来。

我们这代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念高中。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啊!十年寒窗苦读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啊!我们族里至今还没有出过大学生啊!于是我们读高中了,下一站是大学。我们在那三年里唯一的目标就是高分。我们这时发育晚的也知道人事了,各种又聪慧又漂亮的小姑娘们就在隔壁班,就坐在你前面,就和你同桌。可是我们掐灭心中的欲火,我们专心致志地做题,做题,再做题。可是到后来我们发现题海无涯,而姑娘的青春有期。于是很多人遵循人性,为和姑娘搭讪绞尽脑汁,为取得姑娘芳心一夜白头。姑娘们受宠若惊,她们听妈妈的话,听老师的话,不准谈恋爱,但她们的心也是肉长的,加上平时又看了些言情小说,对爱情这东西十分好奇,眼前这小子对自己好到都要胜过自己父母了。于是大概在一个春天,情侣在学校里成批成批地出现了。这种情形所引发的结果是,到大学时,我们发现好多女生谈过恋爱了,她们对陌生男人十分敏感,也十分熟悉。这样,大批单纯男人们想找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女生谈恋爱的愿望,也就一个不剩地落空。对,我称大学男生为男人,你没看错,都二十左右了,也该顶天立地了,还称作男生,羞。

高中里还有一部分学生,他们无法忍受日日重复的课程,无法解决整夜失眠的困扰,于是他们开始在课本上涂抹。开始只是一行,再后来又是一行。于是当代诗人又多了一位。渐渐他们发现诗歌是很好的东西,诗,思。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做不了李白,也做不了徐志摩,于是他们一手托腮,遥望窗外。他们看到月亮从这边移到那边,月亮都比自己自由,他们不禁忧伤起来了。他们的忧伤只有同龄人能理解,但全国还是掀起一番忧伤热,因为全国都有高中,并且都是一种模式。可是上一代,上上一代的人们开始骂了,屁大点伢,忧伤个屁!

我们在高中时叛逆心应该是很强的,借王朔小说里的话来说(不是原话),学校可能只是一个监狱,它暂时囚禁着如此之多具有反叛心的我们。大家知道,动物里面的猴子王,鹿王,到了一定时期,就会面临着雄健的晚辈们的挑战,要想一直称王下去,必须打败每一个前来挑战的晚辈。我们不是动物么?我们是上帝造出来,是女娲捏出来的么?那为什么一个被狼叼走的小孩长大了,回来了,却无法融入人类生活。人性一直在,文明时在时不在。

韩寒和郭敬明,一个叛逆,一个忧伤。正合我们胃口,于是他们红了,把50代人60代人70代人中的作家们统统打趴在地上,尽管他俩的作品可能百年后一钱不值。青春文学这个怪物修炼成人形,穿上衣服和裤子,一下子傲世群雄。

还有一个怪物是网络文学,痞子蔡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,安妮宝贝向人们展示她的麻布裤子后,一群人拿着洛阳铲开始挖坟,另一群人见坟都掏空了,伤心欲绝,叹道,我他妈要是能回到明朝回到清朝该多好,我肯定大力推举薄葬!

我们这一代读高中的喜欢看书的大多看青春文学,没读高中的喜欢看书的大多看网络文学。其实文学肯定是多样性的,类型小说俗是俗,可当年小说这一文体也曾被看作俗物。

高中读完的我们,往一本二本三本高职高专的校门鱼贯而入,可惜这时没有人欣喜道“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”。高考残酷变态,堪比科举。经历了高考这一关,我们以为终于解放了,事实上也确实解放了。但大学的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只是口号这一点,还是刺痛了我们。很多人想换专业,但只是想而已,我还想让范冰冰做我老婆,让比尔盖茨做我老弟呢!我们进大学了,一下子没人管了,刚开课时还按老师的要求买笔记本记笔记,可发现老师一个星期才上几节课,作业是布置了很多但从来不检查,于是各种笔记本写了两页,就扔在寝室没翻过了。大学一个学期的动笔量相当于高三一天的动笔量,难怪都说大学好,大学棒。

可我们学到什么了呢?我们回家了,家人们还以自己的子女是大学生为傲。可是某些人知道,现在的硕士生才相当于当年的大学生。大学生在贬值,也就是大多数的我们在贬值,毕业了该端盘子还是去端盘子,该卖猪肉还是去卖猪肉。我们这一代有很多读书的最后还没有初中高中落榜的那些人混得好。他们懂人情世故,懂察言观色,知道敬酒时用自己杯沿去碰客人杯腹。他们已经有孩子了,而我们的女朋友说不定将来和我们相逢不相识。他们已经存款数万元,而我们每年还在向家要钱。我们这一代人好像在分流成2拨人。

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:人太多,资源不够,社会现实。当然从人定胜天这方面来说,也是因为我们这一代的大学生很少有自强不息的信念。我们这一代在大学的差不多都有电脑,但男生主要用来玩游戏,女生主要用来看电视。所以现在的游戏公司和影视公司都是日赚斗金,都十分看好大学生这个消费群体。大学生一届一届来,公司几千万几千万的赚。但又不能全怪我们,饿你几天,你抓到皮带也会啃。高中被压抑得那么苦那么久,现在进大学了,怎么能够不趁着没人管,放松潇洒一下呢?何况那些公司里的60代人70代人80代人精英们挖空心思想赚你的钱,我们如此年轻,钱又不是自己赚的,花起来不心疼,如何能不迷游戏,不迷电视?有一次我看电视,一位记者去采访一位学者,看到学者办公桌上放着一盘《色戒》,问:“您对《色戒》也有兴趣?”学者淡然一笑,呵,紧跟社会潮流嘛。我猜他老人家心里估计还疑虑过:这片子别是删减版才好!

我们这一代大三了,出路有三:考研,考公务员,就业。听说考研考公务员比高三还苦,过的是猪的生活。尽管这样,每年参加这两项考试的人还是趋之若鹜,以百万计。很多大学鼓励考研,你记过了?你挂科了?你学位绩点没达到?没关系,只要你去考研,考上了,这都不是事!

我们这一代其实和其他代人也没有什么区别,社会环境不同而已。新的社会环境,不能用老的处世方法。比如我听冯唐说,他们那一拨文人里,没有幼功,没有西学底子,比民国那拨人整体上来说差得太多。民国那拨人的社会环境怎么能跟你那拨人的社会环境比呢?民国的国学巨擘王国维还不满当时的社会环境,为旧文化殉身了呢!我们当适应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,用各种不违反人性的手段,去完成自己一直坚持的梦想。唐朝有诗人,当今世上一样有诗人,尽管他们大多活得艰难困苦。

我们这一代该玩时玩,该恋爱时恋爱,该学习时该谋生时,还是会去学习谋生的。现在的问题可能就是过于沉迷于享乐。不过享乐也只是暂时的而已,生存压力就在眼前,谁也不是瞎子看不到。所以我相信,这伴随着互联网大力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一代,纵使没那么优秀,可也没那么轻易垮掉,无需被人诟病。

让孩子在玩乐中养成好习惯,健康成长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